正文 第三五零六章 零怪事儿
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shubao2222.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.shubao2222.com
    张天元惊恐万状,目眦尽裂,拼命嚎叫,就听得嘎吱吱吱,电梯真的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全身早已被冷汗浸湿,躺在里面满身的血迹,手里莫名其妙的攥着一张宣纸,上面是一个奇怪的印痕。

    噩梦!

    已经连续几天了,他都在重复着同一个梦境。

    张天元是个无神论者,对于鬼魂神灵之类,敬而畏之,不加鞭挞,因为他始终相信天地之间,渺渺茫茫,不可言说者甚矣,鬼神乱怪之属,连孔夫子他老人家都“子不语”,何况他等凡夫俗子?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恶梦却连续几天让他惶惑不已,因为每次他从梦里醒来,手里都会攥着一张一模一样的宣纸,上面方方正正的盖着一个硕大的印痕,非篆非籀非甲骨,却是一个诡异的藏文“萨”字。

    看着床头这六张印痕,每张宣纸看上去无甚稀奇,他却能感觉到里面的六个“萨”字根深蒂固,蠢蠢欲动,仿佛一种来自青藏高原的佛号,低一声高一声对他断喝我渐渐相信“古物通灵”也许真的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恰恰是一年前,大约是十二月份吧,有点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当时距春节还有不到两个月,张天元去了宁城盘桓。

    宁城城卧虎藏龙,古玩别具一派风味。

    兴之所至,他经常去大十字的“古玩城”转悠,和里面几个老先生谈古论今,悠悠然沉浸在古董的世界里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大约12月7日那天中午,将将抬脚进门,突然斜刺里伸过来一只手拉住张天元:“跟我来。”说着硬生生把他拽走。

    拐到墙角,那人摘下肥大的羊绒帽子,却是个年轻喇嘛:“我注意你好多天了,看你不是宁城人,说话口音怪着呢!”

    张天元有些惊愕:“你、您这位师傅找我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呢慌!有件东西让你看呢。”说着,对身后招招手,马上又走出一个喇嘛,什么也不说,见张天元合十一礼,解开一个绒布凑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那天宁城风很大,吹得人要浮在空中去,他只得蹲下,那是一块青绿杂色的玉牌,狗头形状,两面外环雕刻双钩回纹,正面刻一个大大的楷书“度”字,背面竖写两排小楷:“敕令云鹤其翔,宝刹一应承当”,落款则是阳文描金:“宁城僧纲司都卫颁”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看罢,张天元问两个喇嘛:“这是哪里的东西?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不客气地问话,是因为西北很多寺庙的喇嘛经常偷盗庙里的文物贩卖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诺大的塔尔寺“时轮经院”,就曾经被管护僧人盗取摩挲赐锡的《金刚经》,幸亏一位居士花1000块钱买下还给寺院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挖来的,”两个喇嘛正色说道,看张天元不信,先前领他来的喇嘛说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们看你懂行,才找你看看。我们在玉疆寺事佛,这个牌牌是我们在一座古寺旧址里挖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寺院在那里?这个旧址又在那里?”张天元急急得问。

    “你先告诉我们这个是什么东西。”喇嘛坚持着。

    这时,宁城城的风越来越大,南山寺已经响起正午的钟声,一声声在张天元心里激荡,他仿佛看见古老的青省雪域高原,一座座寺庙里光头的喇嘛在齐声诵经,钟罄梵呗中,众多喇嘛的头顶升起晨曦一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明朝宁城僧纲卫给游方喇嘛颁发的度牒,又叫牒版,也就是当时负责管理寺院僧侣的机构的一种介绍信,持有度牒的僧人可以在青海各个寺庙里挂锡随奉,各路活佛不得冷眼看待。

    你们看,这块玉牒看起来是玉石,其实上是唐古拉山的山阴石,这种石头只出现在雪崩之后,长年累月被冰雪覆盖,在地表里挤压碾滚,石质硬朗,杂质很多,因为颜色青绿,所以当地称作青玉或者山玉,实际不是玉石。

    它的价值在于时间的久远,距今已经600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听张天元说完,两个僧人只是笑而不语,对视一眼后,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盒子,交给他,说:“听你说的很有意思,你再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也是一块暗红绒布,打开后是一层报纸,报纸里面是一个盒子的底部,大约一寸深,盒底里面是黑色垫布,盒底本身是黄铜。

    喇嘛直瞪瞪的问张天元:“是不是金子?”

    张天元突的笑了,怪不得最后让我看这半个盒底子,怪不得擦洗得这么干净,原来以为这是黄金呢!

    “两位小师傅,这是黄铜,不是黄金,黄金性质柔软,怎么能做这么厚的盒子呢?这不过是一个盒子的下半部,没有盒盖我无从知道它的由来。”说完,张天元站起身:“你们要是打算出售,玉牒我要,你们出个价。这半个盒底一文不值,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递盒底儿过去的时候,一阵的旋风突然从天而降,呜啾啾把他们三人旋在当中。

    旋风里碎石扑面,打在脸上疼痛难忍,带着鱼腥味的黄土直往嘴里钻,那顶雪原哥们儿送张天元的羊毡帽,被旋风裹着呼噜噜飞上天。

    他实在坚持不住,用手捂眼,当啷一声,黄铜盒底落到地上,那旋风迅即高高升起,在房檐上滚滚向前,绝尘而去,连他的帽子一同吹走。

    摔了人家的东西,他非常抱歉,急忙弯腰去捡,却发现里面的垫布滚在外面,旋风挟来的黄土恰好涂在上面,显现出一个奇怪的字模,隐隐约约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等他俯下身子细瞧,字模倏的隐褪,只留下三个水滴般的圆圈,像藏传佛家寺庙里白象的三只眼睛,动也不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那里挖的这些东西?”张天元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喇嘛也感到奇怪,结结巴巴的说:“就在我们寺不远的一个大土堆里。秋天我们到那里抓兔子,在兔子窝里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玉疆寺在距离宁城2000多公里的格尔木腹地,处处盐碱滩,除去几座大型盐场,荒无人烟。

    张天元和两个喇嘛乘坐宁城至格尔木的火车,座了整整一夜才抵达,再转乘汽车到一个叫“巴羌”的藏族镇子,说是镇子,只有一条冷清的街道,两家小饭铺,一个汽车站,一家七八间房的小旅馆。

    破防盗完美章节,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
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shubao2222.com 手机同步阅读 wap.shubao2222.com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